月度归档:2012年03月

从小儿高烧,谈经方的辩证论治

从小儿高烧,谈经方的辩证论治

 

2012-3-20日,一位是新疆的父亲想通过网诊帮他的儿子看病。这位家长应该也会点中医,自己已经开方处理了两天,效果不成,然后通过网诊急治。

小孩子的症状他是这样说的:现在的症状是:从18号昨天开始发烧,有点咳嗽,但咳嗽的很少,但是体温从昨天开始没下过37.5度.昨天晚上给他吃的药方: 麻黄6白芍10黄芩6生姜5片,大枣10个去核心,生石膏50,炙甘草10杏仁15克。大黄5克,早上用。用5碗水煮成一碗,分二次饮下

昨晚吃了一次,今天早上,晚上各吃了一次,但今天白天体温没下过37.4,晚上睡着后就到38.2.
眼角有点红.精神今天白天还可以.晚上就不行了.

但是今天咳嗽比昨天多.嗓子里有痰.晚上睡觉鼻子不通气. 身上不觉得冷.白天手脚凉.睡觉时手脚热. 今天拉了两次,有点稀,估计是吃的药里有大黄.小便基本上是淡黄色。不频尿。他不太爱喝水。平均一天5、6。胃口一般。
于是我按照以往的惯性,开了下面的处方:麻黄6白芍10黄芩8生姜5片,大枣10个去核心,生石膏30,炙甘草10杏仁15克。前胡10克。浙贝10克。用5碗水煮成一碗,分二次饮下

 

这个处方是伤寒古本中的解肌汤的加味处方,一般治发烧效果非常好,可以新西兰不能进口麻黄,所以这里的病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国内就随时能找到这个药,治起病来,也得手应心些。我心想,这次应该又是一贴搞定这个发热病了。这是我以往的经验。

21日,这位家长上网来讯息:

陈医生上线了吗?高烧持续不退。

我想,这次真是撞到墙壁了。之前的处理应该有不当的地方,按照习惯性的思维,有些细节可能迷了心眼。用习惯来看病是不对,这样的骄傲往往会误事。

于是问:孩子手足冷不?

他回答是这样的:

昨天晚上2000时测体温体温392,鼻子不通气,嗓子哑了。口不渴,脚凉,手热,精神不好。咳嗽的不多,昨天晚上2300时量是389度。睡觉时小孩手脚都热。持续高烧不退,你不在线,今天零辰100给他吃了你在2011721日开的药方:炮附子8克,茯苓15白术10克白芍15生姜15克。

 现在是早上三时,刚量的388

 100后吃完你2011721开的药,鼻子通气了,但还是烧,手脚热,脖子,全身都热

不怎么咳嗽,也不口渴。

于是我也开出了上面的同样的处方,不用改动,因为虽然还是高烧。炮附子8克,茯苓15白术10克白芍15生姜15克。

过了五小时之后,这位家长又上网,告诉我,早上十时量体温是372度,说,这次为何这么久还烧。

我说,因为之前处理的不当。不过我接手才两天,现在已经体温降了不少,再服原方就成,不用另外更处方了。

22日,回复,体温已经正常。

从这一例小儿发烧的病例看来,二天治好已经让家长不满意了,说呀,这次为何这么久还烧?看来中医最好是半天内能退烧才算是成功。否则就会被说是太久了。

第二点:我的辨证初诊是比较随便,故病情有所延误时机。

第三点:这位家长也算是胆子比较大,这么高烧还自己来处理,处理了三天不成了才找中医处理,就是不找西医输液和吃消炎药,为何这样呢?因为这位家长2010年前,每次小孩子发烧,都是找医院输液处理,往往烧退了几小时又往回烧。最后要搞一周左右才退下来,而且体质也是越来越差,往往一两个月就再烧一次,搞到非常苦恼。11年之后,就网上找我处理为主,而且每次都是一天退烧,而且中医处理之后,体质也恢复得快,一年也没有过多的发烧,上次找我治已经是2011721日了。

第四点:这例的辩证的要点:初诊时,病人已经服过解肌汤加入大黄,已经拉稀过,但是烧还是持续,我就在解肌汤的基础上加入一些治咳的药,辩证是以温热为主,故用寒药来退烧。但病人服后也退不了烧,说明我的辩证有问题,有一点关键点给漏掉了,就是足寒,这个病人的足冷,说明是体内有里寒,外表的发烧39度只是个假象,不是真的热证。故后来改用真武汤原方来处理。这个真武汤中有附子,来温解里寒,白术来温脾阳澡湿,茯苓治水,白芍来理脾阴。里寒一去,表象的假热就退了。如果按照发烧39度这么高来讲,是没有理由用到附子的,因为附子这个药在中医眼里是非常火的药性的,这么高烧用这个药,无疑是火上加油,如果辨证错了,就会出现大问题了,故辩证是非常重要的。当然,这个病还有一个关键的辩证要点我未说出来,经方的高手们一定知道的,我就在这里卖个关子吧。

 

真是:

高烧一来家长惊,怕过半夜鬼敲门

手忙脚乱头脑昏,先来解肌汤解热

谁知越来越火烧,网诊有误更加惊

自知胆大心未细,细细观察辨寒热

真武一剂解寒邪,真寒假热是真踪

明医首先明心眼,要把阴阳悟细详

经方中医陈杰宽书于2012-3-27

感恩之心常是愈病的关键

2012年2月2日来的一位广西移民来新西兰的退休女西医。65岁。主症是因为怕风,常常汗出,腰痛,下腹老胀气,西医查尿有红血球。因为身体越来越疲倦有几个月,这里西医看过几次,没有什么效果,只查出尿有些红血球,再验不出什么病出来,但这样的疲劳虚弱感觉很难受,越觉越不对劲,加上自己是西医,就担心会身体里长出个什么重病来,老是焦虑。来我处诊治时,就说明,如果治一两次不见效果的话,就马上回广西治。病人痛苦所困绕之心,真是深深体会到健康是何等的重要,哪怕在经方中医的心眼来看,这只是个小症。我也无意夸大自己的医术,故不便向任何病人许诺,尽力而为是一贯以来的态度。
于是,我就向她说,这个不是重病,让其心安下来,这样才能神定,而接受药力也易。
经方中医是这样分析这个病症的,汗出怕风,这是太阳证,倦怠不渴是少阴证,腰酸痛是肾虚,这个病人肾阳虚不是肾阴虚。
有了辩证,处方就易办了。桂枝加附子汤加味。开了五剂。
8号病人一早就来诊,很高兴的说,陈医生,我觉得找对医生了,我的症状见效不少呀,可感谢您了,我是西医是很尊重中医的,而且佩服能治病的中医,真是非常感谢。随手就送来一袋子的苦瓜(在新西兰的苦瓜可贵呢,要十元新西兰一公斤,我一般都吃不起,呵呵—-怕寒)。我真是不好意思收下,因为治病是医生的责任,尽量把病治好,更是医生的应该本份的事。
这次二诊,她又告诉我新的情况,就是小便后阴部有少少痛感,胃口不太好。于是我调节了处方,用小建中汤合真武汤加减。这个处方服了两周,每次都向好的方向发展。这位客气的病人又一次带来了苦瓜,我的外母最喜欢啦。
今天(3月2日)病人又过来啦,不过这次她不是看病来,是特别送来了一些佛手瓜,苦瓜和一个大冬瓜来,说是有机,没有半点农药,非常健康的绿色食品,我只好收下。她还是声声谢谢医生帮她治好了病,目前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健康。我也高兴,在我看来虽是小病,但在病人眼中就是大病,能排忧解难她心里非常感谢。心地善良的病人,常怀感恩之心,病也好得快,这是常理。为医者也不求病者回报,有心就是,不必送礼。

经方中医陈杰宽

病人送来的绿色食品

lvseshipin

佛法,直接灸,经方——-让生命得以延续

REF:20389

这是一个2011年12月2日开始治后位晚期癌癌病人的治疗过程。这位68岁的老太太在大约一个月前开始出现全身黄疸,皮肤痒,消瘦十多公斤,小便黄混,医院查已经是晚期肝癌,发现严重的黄疸。巨大的腹部肿瘤用尺子量之,已经大约是26厘米的直径大。圆鼓的,这位病人当时医院已经宣布无药可治,让其家人带回家等待天命的完结。这位病人虽然长了这么大的肿瘤,但没有疼痛,还能吃一些东西,就是胃气还未绝。
这个病人的来到,我是没有把握的,就是抱著最后一试的态度来诊治这个症,就算没有效果,病人的家属也能理解。这样一来,医者的负担也不会这么沉重。面对临死的病人,能帮多少就多少,通常我都会介绍病人和病人的家属一起修念法华经,希望依靠佛法的力量,让病人早日成就佛心,化解病业。这位病人比较奇怪的是,我一开口让她念法华经的题目,她就一直口不停的唱念,真是与佛法有非常高的缘份,这种人,就是上辈子一定是修行法华经的行者,故一听到唱念这个经,病人就不作任何疑问,无条件就相信了,而且是这么的认真,真是著了道也。
大部分的人,当我介绍法华经的时候,往往左问右问,还是不想念,以我为例,在92年由一位台湾李姓友人介绍我们全家入信时,我也是左右怀疑的,花了好几个月才慢慢静下心了唱念。可知我的佛法之缘,不如这位临危的老太太也,自叹不如。而这个由法华经为主的佛法修行,也一直引领著我的经方和灸法之路上一直在黑暗中慢慢前行。佛法,经方,直接灸,这就是一步步从探索中慢慢形成了一套治病的法则。
以佛法为轴主,以灸和经方为辅助。修行佛法以增阳寿,化病业,以解决远久以来病人种下的种种恶因,从根本上处理掉病的深层次的起因,再由王道而烈的直接灸施行于周身诸阳光大穴,最后是用经方辨证以草木之药内服,以调节先后天的正气化邪解毒散结为用药主要攻略。
这个病人的救治,从一开始就沿承这种法则来处理的。
佛法加灸同步进行:在背后的重阳大穴直接放艾粒灸烧,让有情的艾力直接灌入穴内最深处,病人就如突然充了电一样,阳光之气会马上运行起来。这时候,施灸者,病人,还在在旁边的人,也一起唱念法华经的题目,让佛力来化病业,从心灵深处入手,让佛法如阳光般去掉远久以来心灵的蒙尘和污垢黑阴。佛法的内发阳光和艾火的外入阳热,就如两把熊熊烈火一样,把精气神都带动出来了。是否真如我说的这样有效果呢?还是让相片说了算吧,如果说佛法无形而难以实证,病人的正面效果就能说明一切了。为何说明佛法对这位病人的治疗起主导作用呢?原因也很明确,其一,这位晚期的病人本来去年圣诞节左右就应该死亡了,因为目前来讲西医已经宣判病人随时会死亡,其二是,按照我以往治这种阴黄的癌症病人,也没有成功过的案例。可见这种病的危险性,不是以我的经方医术能够左右了什么的,经方只能是次要性的作用,关键是病人的阳寿力量要增,病业的死亡之数很减,这样,才有机会让中药的力量发挥作用,要不然,再强的中医,也治不了无阳之人。药治不死病,佛渡有缘人。
通过这样处理之后,病人还是不能放松的,早晚修念法华经是每天的必修课,而且每一周尽量做一次的佛法放生更是增寿增福的大法。
这家庭的人非常团结。每个周六,都集合一班大小,带一些青口到海边,然后一起唱念法华经半小时,之后就是放生。放生完之后,祝愿:一,祝老太太长寿健康,早日康复。二祝众生幸福长寿(这是回向)。三,祝病人的宿敌仇人不要再缠绕病者,同时早日转世唱念法华经的家庭里,得到永远的幸福。
如些放生,效果才非同凡响,福,寿才得以延长。解病业的力量才殊胜。
2012年3月9日,病人经过几个月的佛法洗礼和经方艾灸的的治疗之后,病情已经大为改善。身体上黄疸已经退了7成左右,肿瘤也从原来的26厘米的直径,减细为大约16厘米的直径。更为奇特的是,病人面部脱了一层旧黄皮,长出了新的皮肤来,有点天蚕退变的味道,长得年轻了十年。从相片中可以看到明显的不同。
这就是佛法,经方,灸的力量。

这是念法华经和直接灸一起配合来治这位癌症病人的视频:
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zYzMzgwODMy.html
真是佛法和中医学的绝妙配合

经方中医陈杰宽

这张相片是2012年3月9日拍的。

fofa1

下面这张是2011年12月2日初诊时拍的。是否变了一个人一样?奇妙的事,佛法以外的旁观者,是否能体会到?

fofa2

晕眩的经方治疗

晕眩
REF:20766

2012年2月27日治了一位中年妇女,说是头晕了七个月,最近加重。起床时会突然眼黑晕倒,不敢开车,怕冷,晕时想呕,肩膀压痛,睡眠不好。血压低,有贫血史。还有耳鸣,眼睛痛,人很疲倦。
这些症状出来,我们如何辨证然后用经方治理呢?
首先,我们应该忘记病人说的贪血和血压的高低的问题,因为这不是重点。经方中医关注的重点是晕,欲吐。
这个证是吴茱萸汤证。于是,我就开出了吴茱萸汤的原方,加上真武汤
3月6日回诊时,晕眩已经好了过半。
这就是经方的力量。一切建立在识证的基础上。要不然,又补血又补肾又升压的,一堆处方,可能也不见效果,给西医学上的症状迷了心眼也。

经方小医陈杰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