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1年05月

200公斤的大胖子

2011年5月13日。

REF:19385

早上来了一位大胖子,56岁。200公斤左右。如怀上双胞胎的样子,走路气喘呼呼。已经十年没有上班了。最后做的工作是开公共汽车的司机。有一次因为开车时睡著了,出了车祸,之后就听西医的建议不能再工作了。一直服用多种西药。他得的病是高血压糖尿病,心脏病。症状是,头晕,头痛,胸痛,易饿,便秘,晚上盗汗严重。怕冷,手足麻,面红(新西兰目前是冬天,冬见夏面,是非常不利的,心阳极虚,浮阳外越,随时有爆血管的危机)。腹诊:全腹都有压痛,肝区压痛也重,明显是服西药伤害了肝脏。

治之先入火归原:用艾直接灸足底的涌泉穴。引头部的血下行,防中风。灸完之后,病人自述头轻松多了。就是灸时鬼哭狼嚎。受些痛苦。

辨证为少阴证少阳证阳明腑证。三经病。

瓜蒌薤白半夏大柴胡汤四逆汤加减治之。

这种复杂的病情,目前只有经方能治之。而且立竿见影。

七年之疾,当求艾之直灸

2011年5月5日

来了一位十多年的膝关节炎的病人,双膝肿痛,行路难,不能下蹲,长期服一些止痛药。

十年之疾,顽寒固湿,胶著关节,非以霸道的化脓之灸,难以解病。药石质软轻,攻邪之力簿,只堪用作辅助之臣。

双膝治之以化脓灸。让艾火之力,直透骨中,散骨中这寒湿,力量非同凡响。

不能一而再

2011年4月9日,来了一位旧病号。又因为染了头发后引起合头湿烂痒甚,经肿和流出黄液。就按2009年3月份她初诊时同一处方施治之,因为之前也是因为同一问题来看诊的。服了二周就好了。于是就满有信心地开了原来的方,让她回家服用。
一周后再诊,病情没有任何好转。心中真是纳闷,一定是开错了处方,辨错证了。
触其手,凉冷的。不渴。而09年时是口渴。
证一个是少阴一个是阳明,外表皮肤一样,但体质证已经变化了。故治之无效果。
为医者真是不得大意,不能让之前的胜利迷蒙了脑筋。延误病情。
一周后,病人感觉非常不错,结果真是用炮附子的少阴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