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0年09月

从外感治成忧郁症:走进地狱之旅

从外感治成忧郁症:走进地狱之旅

ref:18373

2010/9/27
周一来了一位中国老太太。她说,三个月前外感之后,因咳嗽,往家庭西医生处一直看病到现在,外感好了,咳也好了,但身体就一直感觉到越来越倦怠,行路都费劲,一动就汗出,本来以前睡眠正常,最近三个月,服了抗生素和退烧的药(PANADOL)后,就睡不好了,西医又开了一种安眠药让她每天服用。服到后来,病人觉得心情烦躁,一点事都不能包容下,老心烦意乱,心悸汗出,头痛,头晕,西医说她已经得了忧郁症了,可能要治一治。
老太太感觉不对劲了,就找我治治,希望用中药帮助到她。她怕可能会有一天都到什么恶症来。
从最初的小病的外感咳嗽治成目前的忧郁症,真是利害,一种病变成多种病,从一种药加到几种药,越治治难,越治越往神经病处里走。怪不得这位家庭西医生意兴隆。
现症状为:头晕,失眠,头痛,胆小害怕,老倦怠,心胸狭隘,大便秘结,三天才一行,胃胀气,恶心,胃口差,怕冷,动就汗出。

处理:桂枝加龙骨牡蛎汤,四逆汤,厚朴半夏生姜人参汤加减。

经方中医就是一份专门解难结的工作,把西医三个月来绑在病人身体上的病毒结邪慢慢解除武装。如果一开始找中医治,又怎么会变成目前这样的困境呢?

中医是减法,西药西医是加法。西医是让病人从一病治成十病,中医是从十治回到原点。所以中医一般没有长期的病人,西医是病人跟随一辈子,当治成神经病时就一辈子给他们牢狱了。

陈杰宽于新西兰

深入西毒大营救治肺功能衰竭

深入西毒大营救治肺功能衰竭

上周五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日子,这天晚上6时开始新西兰刮起狂风暴雨。
早上来了几个人,一同来找我治其母亲的重病。说其母正在西区的医院,请求我去医院尽最后努力救他们母亲一命。病人这半年来已经反反复复进出医院好多次,都是因为严重肺炎,肺积水引起。这次已经留医二周了,西医已经用了多种消炎药,而且分量加倍,病情还是不能有半点改善,反而越来越差,已经收到病危通告,叫家人把病人带回家等死,已经无法再治下去了。说大部份的肺功能已经没有了。二十四小时用吸氧机。
我还是深思了一下,对他们说,要等我下班才能去医院,因为我还有很多病人要看,另外,这次治疗不能让医院知道,还有只能尽责尽力,结果如果不好,不能怪罪于我。怕病人家属不理解,到时出事了就把罪名和责任压到我头上。而且这样偷偷的给病人治病,医院知道后怪罪下来,后果是比较麻烦的。
七时去到医院,这时风雨正疯狂。

见到病人,症状如下:不能平卧,呼吸急促而短,一直用吸氧机帮助吸气,仍能回答问题,回答后又闭合上眼睛,非常倦怠,手足不冷,胃口非常差,只能食一二口东西。二便还能排。痰淡黄色。脉数,一息七八次。
看完病人,向其家人说明了一下情况,叫其家人周六早上去诊所拿药。
,然后回家,思索著如何用药。

不能平卧就是十枣汤证。病人心肺衰弱,不能强攻,病都没有这个底蕴受攻,而且服药后又吐和泻,如吐后病人走了,我真会是茅厕点灯,找死。

2010/9/18此为少阴证,肺饮内停。心阳衰竭。处方如下:有青龙汤合葶苈大枣泻肺汤,加入温阳,化痰,潜阳,强肾纳气之品。二剂。希望能力挽狂澜。

9月20,病者家属再来取药,说病人胃口好转很多,感觉到饿。可以平睡了。效果显著,不用更方。再二剂。
9月22日。病者家属再来取药,说病人睡眠时已经不用带吸氧机帮助了。
照办药方。

急救还是经方的好而快。没有伤寒的底蕴,根本没有信心和能力处理这样的危重之病症。经方中医背负的责任和危险是比其它中医重和大的。如果没有暂时把名利放在一边,以病人为首的观念的话,我想这位病人就这样错过了中医治疗了。结果也是可想而知。

但求无过,不求感恩。

2010年9月22日
经方中医陈杰宽于新西兰